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地方要闻 > 上海
【媒体聚焦】全国政协委员张恩迪:勺嘴鹬不到100对、黄胸鹀极危,这些濒危物种却未纳入有效保护

  勺嘴鹬,国际自然保护联盟(IUCN)红色名录2004年评估为濒危、2008年调整到极危,目前种群数量估计少于100对。主要威胁来自沿海滩涂湿地开发而导致的栖息地破坏。

  黄胸鹀,2000年IUCN红色名录评估为无危种,因被过度捕杀食用,种群骤减,2017年评估为极危。

  ……

  “有些物种一直处于濒危状态、有些原本无危现在也变成濒危了,它们却没能纳入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》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张恩迪和全国政协委员、致公党市委专职副主委马进建议,“过时的名录影响了对我国濒危物种的有效保护,应尽快更新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/植物名录》。”

  作为动物学家,张恩迪对野生物种保护情况十分清楚。据介绍,我国现有的保护物种名录在过去近20年中几乎未更新。其中,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》于1989年颁布、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(第一批)》于1999年颁布,至今分别只进行过一次微调。这两份名录都未包括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中涉及中国的405个受威胁物种。而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(第二批)》一直处于“讨论稿”的状态,至今尚未正式颁布。

  “过去20年,由于过度利用和栖息地丧失,有些物种变为濒危。”张恩迪委员举例,一些具有重大经济价值的野生植物种群被过度利用,比如野生人参的采挖和交易没有任何限制,有时还会得到新闻媒体的鼓励性报道。情况类似的还有铁皮石斛和霍山石斛等。“另一些物种因则因当年信息不足,保护级别定位欠准。”比如黄唇鱼是中国特有种,在IUCN红色名录评价为极危,但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》中仅为II级。“保护定级偏低,导致公众关注和保护力度都严重不足,媒体往往对渔民捕获黄唇鱼卖出天价做正面报道,加剧了该物种遭受滥捕的压力。”

  也有些物种情况恰好相反。“珙桐、独叶草、藏野驴、梅花鹿等,都是国家I级保护物种,其实野生种群数量很大,且据《中国自然观察2016》评估,这些物种的保护状况都在改善。”张恩迪认为,将无危物种列为I级保护,客观上挤占了保护资源,不利于真正受威胁物种的保护,应予以降级。

  对此,张恩迪建议,新建国家自然资产保护与管理部门,依据IUCN红色名录评级和《中国自然观察2016》的物种保护状况评分,对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》和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》作出调整,尽快颁布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(第二批)》。

  他同时认为,对大熊猫、雪豹、中华白海豚等旗舰种、伞护种和生态系统中的顶级捕食者物种,应调整或保留为国家I级重点保护物种。而名录内的无危和低危物种,原则上可不移出名录,只作降级处理。另外,已灭绝的物种则单独注明。

(来源:《新民晚报》)

本网站由TRS公司提供技术支持-中国致公党版权所有京ICP备10012841号